宠物商城注册
  • 公司新闻
  • 行业新闻
  • 宠物商城安卓
  • 视频教程
  • 快捷导航
  • 相关动态
  • 常见问题
公司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:首页 > 宠物资讯 > 文章
未知即使命:SIT-O1032<愤怒的易拉罐>
浏览: 196次    发布时间: 2019-06-11

未知即使命:SIT-O1032<愤怒的易拉罐>

              清晨,阳光明媚,时不时的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。   微风在适宜的温度中肆意穿梭,调皮的抚过每个人的皮肤。   接上所有人都刻意的放慢了脚步,感受着难得的静谧。   SIT办公室内,一片阴霾。   苗组长“嗒、嗒、嗒”的用手指不断敲打着桌面,谭雪和梁婷婷坐在一起,时不时的交流一句,张良偷偷的抬眼瞥着苗组长,卢烨翻着桌上的资料,假装很忙。

  “齐铭刚干嘛去了?这都几点了”苗组长忍耐不住问张良  “说是看病去了”  “他有什么病!吃的比谁都多,长得比谁都壮”  “说怀疑自己的了抑郁症,去医院了”  苗组长听张良说完,气的点上根烟,他很少抽自己的烟,就算抽也会本着能蹭一根是一根的精神先问问身边的人,像这样直接掏出自己烟的情况,多半是真的生气了。   苗组长吸了两口“庞大海呢?”  “确诊中度抑郁症,请了两天假,您批的么不是”张良小声的说  “卢烨”  卢烨听见苗组长叫他,吓的一哆嗦,手中的资料撒了一桌子  “头儿,我不行,我一会儿要去给C4、C5级的做培训”卢烨一脸为难的说。   “谭雪”苗组长白了一眼卢烨叫道  谭雪瞪着苗组长也不说话  “恩……算了,要不婷婷你去?”  谭雪一把拉住婷婷,继续瞪着苗组长  “张良,就你了”  “头儿你不能这样……”张良哀求道  “别废话,就你了,快去”苗组长说完转过身去不再搭理张良  “那头儿,我去培训了啊”卢烨说到,走过张良身边的时候卢烨拍了拍他肩膀,叹了口气。

  张良的表情都快哭了,咬了咬牙,一狠心站起来走到研究室门口,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去。

  大约十分钟,研究室的门被推开,张良哭着走了出来,直径走到办公桌前,趴在桌子上抽泣着。 梁婷婷拿了张纸递给张良,张良接过纸更委屈了。

  “我一进去它就大五荤开卷,我还什么都没说呢”张良抽泣着诉苦  “它都说什么了?”苗组长问  “反正就是一七辙发花辙的话,头儿我不去了,要不我离职,反正我是个废物”梁婷婷摸着张良的头,无奈的安抚着他  “我得人癌,我整个人就是个癌细胞,还是恶性的”张良被梁婷婷安慰的更加委屈。   “我就不信了,活的、死的、有辐射的、外星的我们什么没研究过?一个破易拉罐你们就都没辙了?我自己去!”苗组长生气的拍桌子站了起来  “头儿,你别想不开,算了吧”张良劝到,苗组长没理他,进了研究室。   研究室的桌子上摆了个易拉罐,苗组长走到桌子边上,把调研报告拿起来,上面的报告只有一部分,接下来的深入报告还没有完成。

  放下报告,苗组长犹豫了一下,慢慢的伸手抓住了易拉罐  “别用你穷X的手碰我”苗组长刚用手握住易拉罐,便从易拉罐里传出了声音。

  “我……”苗组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 “你什么呀?你不穷啊?你瞅你穿那衣服,都破成什么样了?那是衣服还是死孩子皮啊?”易拉罐继续说道  苗组长忍着怒气,在调研报告上写下“意识波有沟通现象,可进行带电粒子追踪”  “说你呢没听见啊?你写什么呢?写遗书那?”  “你怎么知道我写字呢?”苗组长问到  “想知道啊?你把耳朵凑过来我跟你说”  苗组长把耳朵凑到了易拉罐口  “大傻X!”易拉罐大声的骂了一句“让你凑过来你就凑过来啊,你说你是不是我儿子,我和你母亲……”  接下来的十分钟几乎全是易拉罐难以记录的叫骂声,直到苗组长松开握着易拉罐的手。 铁青着脸,颤抖着手想在调研报告上做记录,犹豫了半分钟,扔下笔,走出了研究室。   此时办公室内张良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一些,看着头儿也铁青着脸走出来,小心翼翼的问“头儿,怎么样?”  苗组长看都没看张良,坐到位子一句话不说,办公室再次陷入阴霾中。   接下来办公室都没有人再说过话,直到研究室传来了狗叫。

  “坏了,门没关好”梁婷婷赶紧跑进研究室,出来的时候抱着屁颠儿。   谭雪赶紧过去把门关严,摸着屁颠儿的头  “小屁颠儿怎么这么凶啊”  梁婷婷摇着头“刚才不是屁颠儿叫的”  所有人都瞅向梁婷婷,屁颠儿在梁婷婷怀里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“呜呜呜”叫着。

  第二天,苗组长一进办公室,张良就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 “头儿,不好了,易拉罐没了”  苗组长皱着眉头“没了?”  张良点点头“我刚才调了监控,它是自己消失的,而且消失之前还自我修复成密封状态,也就是没打开的易拉罐,里面的情况看不到,不知道是不是连液体都回复了”  苗组长一脸吃惊的盯着张良愣了半天,突然眼睛转了转  “什么易拉罐?”  “就那个骂街……”  “什么骂街,我们就没有过什么易拉罐”  张良愣了一下,马上反应过来  “对,没有,不知道,谁问都不知道”  “哈哈哈哈,对对对对”苗组长点着头  本来晴朗天空变得阴沉低矮,瞬间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 雨点溅起的泥土弄脏了玻璃和行人的裤角  避雨的行人忍受着从路边井盖中反出的令人作呕的味道  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咒骂着天气预报  在这个研究失败的早晨,SIT办公室里又变的欢声笑语  。

快捷导航:
宠物商城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宠物商城--www.35187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友情链接 links